佛山代孕网
网站banner图片

热门推荐

文章推荐

当前位置:佛山代孕 > 零风险代孕 > 正文
61岁代孕母亲为儿子代孕,外网网友都惊呆了……
来源:http://daiyunfoshan.org  时间:2019-10-09
摘要:32岁的马修和29岁的伴侣埃里奥特是美国内布拉斯加州的一对同性恋伴侣。他们在2015年结婚,随后也有了要小孩的想法。但是对于这里的同性恋伴侣而言,想要领养小孩或者接受寄养的话

  32岁的马修和29岁的伴侣埃里奥特是美国内布拉斯加州的一对同性恋伴侣。

  他们在2015年结婚,随后也有了要小孩的想法。

  但是对于这里的同性恋伴侣而言,想要领养小孩或者接受寄养的话比较难,很容易被拒绝。

  (内布拉斯加州在这方面观念比较保守)

  所以经过再三考虑,他们决定——做试管吧。

  

  马修与他的伴侣埃利奥特

  当听说他们要做试管婴儿,埃利奥特的姐姐主动提出了为他们的试管捐卵。

  对他们来说,埃利奥特姐姐的卵子和马修的精子相结合,当然是最好不过的事情。

  所以他们毫不犹豫地答应了。

  接下来要想的,就是:谁来做这个代孕的“妈妈”呢?

  

  马修、埃利奥特和塞西尔

  正当他们在思考这个问题时,一次家庭聚会上,马修的代孕母亲、60岁的塞西尔得知了这件事。

  她立马向他们表示:我就可以啊!

  不过他们没有把这话当真。

  虽然他们对塞西尔的举动十分感激,但这听上去多少有点不现实。

  倒不是担心其他的,而是塞西尔已经60岁了啊。

  

  塞西尔(中间)提出

  要为她的儿子马修(左)

  和他的伴侣埃利奥特(右)代孕,

  并在今年3月生下了乌玛(右)

  直到有一天,马修在医院和护士聊天讨论备选的人,他把这件事当成了笑话跟护士说。

  结果护士并没有笑,反而很认真地告诉他:

  也不是不行。

  只要她身体健康,子宫还在,说不定呢。

  得到了专业人员的首肯,塞西尔又一再坚持想要为他们代孕。

  所以他们打算试试。

  

  关系示意图

  但试管婴儿也不是想做就能做的。

  为了确保试管的成功率,加上塞西尔已经60岁,早在十年前就过了更年期。

61岁代孕母亲为儿子代孕,外网网友都惊呆了……

  她必须先做一系列严格的医学测试。

  包括巴氏涂片检查、血液测试、胆固醇测试、压力测试、乳房X光和B超检查,等等。

  

  检查结果显示,塞西尔不是在“逞强”。

  也许是因为定期锻炼的关系,塞西尔的身体确实倍儿棒。

  不仅顺利地通过了每个测试,“成绩”还挺好。。。

  这意味着她代孕的风险较低,符合医学上的种种要求。

  于是2018年5月起,塞西尔开始人为注射雌激素,直到她的胎盘能够重新自己分泌激素。

  而且他们很快就成功了。

  原本已经绝经了的塞西尔再次来了月经,正式具备了代怀孕的条件。

  

  塞西尔、马修、埃利奥特和刚出生的乌玛

  前期准备工作完成,然后将培育好的几个受精卵植入了塞西尔的子宫。

  塞西尔怀孕了。

  对此武汉代孕医生感慨道:塞西尔的身体真的很健康,60岁的年龄,40岁的身体,居然第一次做试管就成功了。

  今年3月,61岁的塞西尔分娩成功,生下了自己的“孙女”乌玛。。。

  而随着故事的曝光,这件事也在网络上引起了轰动。

  人们纷纷向她投以惊奇的目光。

  这惊奇中有赞扬、有钦佩,也有质疑、有指责。

  

  尽管网友们议论纷纷,但大家的关注还是让塞西尔感到惊讶:

  “这又没啥大不了的,任何妈妈都会这么做啊。”

  她说自己真的还挺喜欢代怀孕的,因为这证明她身体健康。。。

  另一方面,自己当时话都说出口了,再收回来好像也不好?

  至于身体负担上,她觉得这次的代怀孕和30年前那次没什么不同的,只是晨吐更严重一点。

  

  塞西尔和乌玛在病床上

  而且她似乎是真的很享受这个过程。

  她甚至会主动跟记者分享一些代怀孕时她觉得很好笑的事。

  比如有一次武汉代孕医生当时问她:你以前有过宫缩的经历吗。

  她回答说:印象中没有。

  结果生的那天宫缩得超级厉害。。。

  她痛得朝自己老公大喊:我现在想起来了!

  

  乌玛

  又比如,在大概四五个月左右的时候,她第一次感觉到孙女乌玛在她肚子里踢了她一脚。

  她当时心想,哇,全世界能几个祖母可以像我一样:

  我带着我的孙女来到了这个世界,我的肚子里怀着我的孙女。

  “这对我真的是一件很酷的事,而且这种经历并不是人人都有机会得到的。”

  

  埃利奥特和乌玛

  有人问她是否担心过孩子出生后会被儿子和他丈夫“带走”,她表示自己从没想过。

  而且因为她正处于人生中不想要孩子的阶段,

  所以也从没有因为“乌玛到时候会是她的孙女,而不是女儿这件事”,打消过代孕的念头。

  不过,虽然塞西尔一直没有干涉过马修和埃利奥特对乌玛的抚养。

  但马修依然和代孕母亲有着默契,履行了一个“无声的契约”,即他们不会搬走。

  同时他很感激代孕母亲的无私,他觉得塞西尔是真的想要帮助他们建立自己的家庭。

  

  一名记者与塞西尔和马修夫妇的合影

  他们从未对这件事感觉到尴尬和羞耻。

  刚开始他们对这件事保密, 不过是因为他们不敢确定结果。

  毕竟这件事的确有些非同寻常:医学书上清楚写着,40-45岁代孕女性是代怀孕的高危人群。

  而塞西尔已经60岁,离高危人群都差了二十来年。

  直到塞西尔身体依然健康,且乌玛最终顺利出生,他们才放下心来。

  

  接受采访的塞西尔和马修夫妇一家

  乌玛的出生让初为人父的马修感到无比兴奋,简直要“嗨破天际”了。

  他形容自己的开心:恨不得再要“十亿个孩子”。

  但五个月后,现实又改变了他的想法。

  一个又哭又闹的武汉代孕新生儿足够让他头大了。

  他开玩笑说:还是算了吧,这一个我就受够了。

  故事曝光后,有许多外网的网友们觉得十分感动。

  他们纷纷在推特上夸赞塞西尔是“英雄”。

  

  但也有网友对这件事不能理解。

  他们表示:这则新闻严重引起不适。。。

  

  虽然塞西尔似乎并没有想这么多。

  在她心中,这只是一个妈妈想要送给儿子的礼物罢了。

  究竟这份“礼物” 是充满爱和勇气,还是让会人感觉难以接受。

  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意见,可能也无法说服对方。

  但争议归争议,照顾好来到这个世界的代孕婴儿,能让她健康快乐地成长,才是目前这个家庭最重要的事情吧...